当前位置:宣城市宣州区王静建材经营部搞笑弱 者
弱 者
2022-09-21

马文是冰雪化妆品公司的老板。近来,公司里准备招聘个司机。一天下午,人力资源部的王娜走进来,拿出几份简历,说这几个人是她从应聘者里挑出来的,让老板看看选谁来面试。

王娜离开后,马文开始翻阅简历。每次招聘的时候,马文都比较重视,会亲自把关。前面几份简历,条件都还比较合适,马文不由点点头。翻到最后一份简历时,马文的眼睛忽然直了,整个人仿佛被定住。

简历上的照片是个中年男人,姓名叫刘大虎,四十岁左右,看上去高大壮实。马文吁了口气,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打电话告诉王娜,让刘大虎下午就来面试。

下午,王娜在会议室里与刘大虎会面,马文在会议室的内间暗暗观察。刘大虎出现的一刻,马文差点没认出来。眼前的中年男子虽然身材高大,但整个人看上去没有精气神,神情里有种瑟缩,一看就是在困窘生活里挣扎久了的。

王娜按照面试流程提问了一些问题,刘大虎老实地回答着。马文也渐渐了解了刘大虎的生活大概,他和妻子早些年双双下岗了,儿子读高中,成绩不错,有希望能读个好大学。刘大虎摆过地摊,卖过早点,开过出租,都没挣到什么钱,为了给儿子攒学费,想找个收入高点的工作。

面试接近尾声时,马文忽然从内间走了出来。王娜站起来,欠欠身子,叫了声“马总”。马文打量了一下刘大虎,提高声音:“啊?这不是老刘吗?这么一算,咱俩有二十多年没见面了!”刘大虎的目光停在马文脸上,也怔住了,表情里夹杂着意外,也有几分尴尬。

马文对王娜说:“小王,我和老刘是老同学了,不是外人,工资再涨一千。”然后,又转向刘大虎:“老刘,我这庙小,你不介意的话,明天就来上班吧。”

刘大虎愣了片刻,脸上立刻堆起了笑,连声说:“愿意!愿意!”

马文说自己还有会,改天再和老同学叙旧。送走了刘大虎,马文感到一股快意,自己在办公桌前,陷入了回忆。

二十多年前,马文和刘大虎还是中学同学。为了点小事,刘大虎在马文放学路上的小胡同里截住了他,狠揍了一顿,还得意地把马文的书包踢出去十米远,扬长而去。马文瘦瘦小小,面对嚣张的铁塔一般的刘大虎,根本不敢还手。等他走远了,才捡起有裂纹了的眼镜,朝那个身影投去仇恨的一瞥。后来,马文转学了,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。之后,马文落下了个毛病,不能独自走胡同。

想不到,今天居然在这种场合下见面,真是风水轮流转啊!昔日里那个飞扬跋扈的少年刘大虎,变成了这副怂样,真让人看不起。马文冷笑了一声。

第二天,刘大虎就来冰雪化妆品公司上班了。马文有自己的专职司机,刘大虎有时接送下客人,送送货,跟马文很少有机会碰面。不过一旦遇上了,刘大虎都会礼貌地向马文问好。刘大虎很能吃苦,也不惜力气,很快就在公司里赢得了不错的口碑。

一个下午,马文忽然叫刘大虎到自己的办公室。刘大虎敲门进去后,马文正在打电话。刘大虎恭敬地站在一边,足足等了二十分钟。马文挂了电话,好像才发现刘大虎:“老刘啊,看我这记性,让你站半天,快坐快坐!”

刘大虎有点局促,半天才在皮椅上坐下。马文问了问他的情况,是否适应。刘大虎连说都很好。聊了几句,马文忽然说:“下午打了半天电话,真是有点渴了。”刘大虎反应了过来,拿起马文的水杯,接了一杯热纯净水。

马文说:“你太客气了,这都是秘书的活。再说,我只喝咖啡,不喝白水。”刘大虎一愣,不知如何接话。马文又笑了,说:“下班后没事吧,陪我出去放松放松,咱们叙叙。”刘大虎答应了。

下班后,刘大虎开车载着马文,按照马文的要求,七拐八拐的,来到了一家私人俱乐部里。马文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,刘大虎也跟了进去。眼前出现了一个拳击场地。马文说:“好久不锻炼了,老刘,要不咱俩练练?”刘大虎虽然有些无奈,但还是换好了服装戴上了拳击手套。

两个人站在拳击台上,看上去有点可笑,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但瘦弱的马文一出拳,就是重拳,往刘大虎身上使劲招呼,一点也不客气。刘大虎开始被打懵了,突然,眼里冒出一股凶光,拳头也扬了起来。瞬间,马文只觉浑身一凛,顿时有些害怕。但也只是瞬间而已,刘大虎眼里的光灭了,黯淡了下来,任马文的拳头雨点一般砸过来,只是招架几下,很快,就被砸倒在地。马文心里感到无比畅快。

马文摘掉拳击手套,说:“老同学,这些年没怎么锻炼啊!”刘大虎语气里有些不快,只得闷声说:“体力不行了,还是马总精神。”马文笑了,让刘大虎把他送回了家,市中心的一座小别墅。刘大虎还见到了老板娘米雪,四十开外,但保养得不错。据说米雪管着公司的财务,马文平时都有几分“妻管严”。

又过了几天,马文又找到刘大虎,让他下班后陪自己“放松放松”。刘大虎苦笑着说:“不会又去打拳吧。”马文笑笑,说是去喝一杯。下班后,马文指挥着刘大虎开车,来到了一家私人会所。里面装修非常奢靡,有吧台,灯红酒绿,不少端着酒杯的美女走来走去。刘大虎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紧张得手脚没处放,脸都红了。马文暗笑他是土包子,找了角落里的皮沙发坐下。很快就有两个美女走了过来,娇滴滴地叫着马总,还攀住马文的脖子聊起来。马文冲刘大虎挤挤眼:“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。”然后又笑着对一个美女说,“别让我兄弟一个人单着啊。”美女瞥了眼刘大虎,见他穿得很廉价,脸上露出了几分轻视,不情愿地朝刘大虎坐过去。刘大虎跟触电似的弹起来:“马总你忙着,我去抽根烟!”赶紧逃似的离开了,身后传来马文和俩美女的笑声。

过了几个小时,马文找到了闷坐在门口的刘大虎,拍拍他肩膀:“走吧!”一边朝外走,一边吹嘘,这些女的都是人精,能从你的衣服标签看出你的身价,有钱能使鬼推磨嘛。刘大虎穿的衣服是地摊上买的,顿觉尴尬,但仍不得不听着马文的高谈阔论。

刚走到门口,两人忽然被几个小混混围住了。为首的一个没说话,上来就给了马文一拳,说,里面那个小红是他的女朋友,让马文少招惹她。喝多了的马文不甘示弱,嘴里骂骂咧咧的。几个小混混被激怒了,逮住他就是一顿猛揍。正在马文被揍得七荤八素的时候,刘大虎突然爆发了,冲过来打倒了两人。小混混们转而围攻刘大虎,把马文扔到了一边,还用上了棍子。刘大虎一边招架,一边大喊:“马总你快走!”马文也算清醒了一些,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,爬上一辆出租车,远远的,看到刘大虎倒在了地上。马文惊魂未定,心里很不是滋味,担心、愧疚和感动交织在一起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刘大虎也没消息,手机一直关机。正当马文隐约担心刘大虎安危时,他忽然回来上班了,看得出身上还有伤,脸上也有青紫。刘大虎轻描淡写,也不再提这件事。马文觉得有些内疚,主动提出让刘大虎做自己的助理,工资翻倍。这次刘大虎没有拒绝,而是高兴地答应了,说儿子要上高三了,正是需要攒大学学费的时候。马文拍胸脯说:“别的不说,就冲你替我挨的这几下,大侄子的大学学费我包了!”

一个下午,马文找到刘大虎,拿出一套包装精美的冰雪牌化妆品,有点神秘地说,让他帮忙去赴个约,见个叫小芸的姑娘。刘大虎不解,问他为什么不亲自去。马文叹口气,说,米雪最近管得太严,也知道这小芸的存在了,所以不方便,自己和小芸也两周没见面了,小芸闹意见,所以送个礼物给她,安抚下情绪。

刘大虎有点不情愿,但还是答应了。拿上礼物,刚走出公司门口,就碰到老板娘米雪。米雪问他去哪里,刘大虎心虚地说去送货,米雪锐利地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刘大虎赶紧驱车赶往约定的地点,在一个咖啡馆内,见到了小芸。小芸年轻漂亮,妆容精致,但脸上有一丝愁容。

小芸似乎很信任刘大虎,也可能是很久没人说话,一边喝咖啡,一边诉苦。原来马文说会和老婆米雪离婚,让她等,她就独自住在郊区的一座小复式公寓里,平时很少能见到马文。刘大虎不知该说什么,就说马总是太忙了。小芸说,下周末她生日,要在阳光度假村聚会,让马文务必到场。

小芸又提出,她可以给刘大虎一笔钱,让他帮忙,离间马文和米雪的关系。她是真心喜欢马文,如果能当上马太太,以后少不了刘大虎的好处。见刘大虎不方便表态,就让他回去想想,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,包括马文。

刘大虎如坐针毡,赶紧离开了。可刚到公司门口,就被老板娘米雪拦下了。米雪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,问他送货还顺利吗?刘大虎支吾着,说还好。米雪又暗示说,自己才是掌握公司财政命脉的人,她一向看重刘大虎,让他不要站错了队。说罢,转身上车离开了。

刘大虎来到马文办公室,忍不住抱怨说:“马总,以后千万别让我干这种事了,你看我这一身汗。”然后,刘大虎把今天所有的经过,包括小芸的许诺、米雪的威胁,一一讲了出来。最后说,小芸说下周末举行生日聚会。

马文笑了笑:“辛苦了,老刘!”又说,小芸生日他会去的,而且要刘大虎陪同。刘大虎听罢,重重叹了口气。

很快到了小芸生日前夕,马文找来刘大虎,说小芸的聚会上会来很多女性朋友,他打算每人送一套冰雪牌的高端化妆品,让刘大虎开个商务车,他们一起去参加。刘大虎装好货,开车载着马文,过了一个小时,来到了度假村。这个度假村在郊区,很偏远,但风景很美。一进大厅,就看到了很多年轻时尚的男女,其中小芸格外显眼。

正在此时,刘大虎一怔。只见米雪从一边走了出来,径直走向了小芸。小芸一回头,也看见了她。接下来,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米雪走近了,小芸居然伸出手,亲热地挽住了她的胳膊,米雪也笑着回应,两人还笑意盈盈地朝马文和刘大虎看了一眼。

刘大虎说:“这……这是?”

马文笑了:“老刘,你别怪我。其实小芸和我没什么关系,这是考验考验你,看你是不是对我绝对诚实。现在,我能完全信得过你了。”然后压低嗓音,“你以为我是怎么发家的?实话告诉你,咱们拉来的那一车化妆品,粉饼里藏的都是那个。”

刘大虎傻眼了:“毒品?这不是犯法吗?”

马文一脸狠劲:“资本的原始积累嘛。你放心吧,连公安局的赵副局长,都是自己人。你要是踏实跟我干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刘大虎一皱眉:“赵副局长?赵勇?”

马文一愣,警惕地反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刘大虎恨恨地说:“这个败类!”

正在此时,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,包围了整个大厅,拿下了现场的人。刘大虎也动如闪电,把马文铐了起来。

马文怒道:“刘大虎,你是条子?”

刘大虎哼了一声,像拎小鸡似的,把马文拖出去,扔上了警车。

几天后,穿着囚服的马文,在审讯室里见到了一身警服、英姿飒爽的刘大虎。

马文不甘心地问:“这片的警局我都熟,怎么没听过你这号人?”

刘大虎说:“上面盯你很久了,我是A省借调过来的,为的就是接近你,找到你贩毒的直接证据。”

马文气恼地说不出话。

刘大虎又说:“从那次陪你打拳,我就知道,你对当年我揍你一顿的事还耿耿于怀。”

马文瞪着刘大虎,眼里都是红血丝。

刘大虎正色说:“你别忘了我为什么揍你!你欺负班里腿脚有残疾的女同学,还把她的书包扔下五楼,见她一瘸一拐地下楼去捡,你拍着桌子哈哈大笑。我不揍你揍谁!”

马文冷哼一声:“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,你不就是块头大点,欺负弱者。”

刘大虎说:“没错。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弱者。弱的不只是体格,还有良心。”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